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芳华已老 情意犹浓

2018-02-06 09:05:04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水湖镇水湖社区居民水家芹,多年来照顾精神残疾的丈夫陈伟,不离不弃,情深意重。日前,记者来到水湖镇益民苑小区,走进了这个特殊的家庭。

今年56岁的水家芹,消瘦,憔悴,话语不多却透露着仁慈和善良。白晰的额头上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道道伤痕。“这都是他打的,这点伤痕都是轻的,我有三次是被他打死过后又活过来的。”水家芹说这些话的时候,言语间有无奈、酸楚,还有几分战栗。“我不能想以前的事,一想起他打我的场景,我浑身都发抖。”

水家芹嘴里说的这个经常打她的人,就是她的丈夫陈伟。

陈伟出生在一个老八路的家庭。父亲陈三创从前是一位老八路。他对两个儿子要求颇严,从小就对他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。大儿子成年后,就让他到部队去锻炼。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,18岁的陈伟,血气方刚,毅然报名参军,保家卫国。

陈伟在战场上十分勇敢,英勇杀敌,在一次战役中不幸头部被炮弹弹片炸伤,缝合了17针,从此也落下了精神残疾。1980年,陈伟退伍后,被分配到县土产公司工作。1983年,经人介绍,与水家芹相识,翌年结婚,婚后生下一子。

后来,土产公司倒闭,陈伟下岗,水家芹也从麻袋厂下岗,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。一家人的生活发生了变化。而此时陈伟开始频繁发病。“每到发病时,他就像变了一个人,抓住什么都往我身上打,把我当成了敌人。有一次抓住一个锹把子上来就把我的头上打了个窟窿。”水家芹说,“等他清醒过后,完全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。他常常偷偷地流泪,没有办法,他就常常喝酒来麻痹自己。”

父母和公婆看到水家芹如此遭罪,就都她劝离婚,离开陈伟。她说:“我舍不得孩子,舍不得这个家。”有一次,陈伟病情发作,水家芹带着孩子出去准备躲一阵子,出去没几天,她实在放心不下他,就悄悄回来看看,陈伟果然病倒在床上奄奄一息。“我不能丢下他!我要离开他,他还不得死呀!”

从此,水家芹决定就这么过下去,再也不离开他了。“这么多年来,我没睡过一天踏实觉,天天晚上都要防着他动手。”水家芹说。

“他现在吃着药,精神好多了,却又患上了肝腹水。我现在在街上的饭店里帮人家洗洗碗,挣两个钱贴补着家用。”

水家芹和陈伟一家人现在靠政府低保救助过生活,全家人住的是一套四十平米的廉租房。儿子成年后一直在外打工,有了对象,因为没有房子,至今还没有举行婚礼。

水家芹的家里十分简朴,数九寒冬,家里也不比外面暖和多少。但这位家庭的女主人却是那么坚强,坚强地把寒冷拒之身外,以柔弱的内心燃烧着爱的能量,给家人取暖。

(杨慧 金云云)



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