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高塘馓子满街香

2018-12-03 09:33:53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
馓子是江淮地区流传甚广的一种传统民间美食。在小时候的记忆中,馓子还是一种奢侈品呢。只有逢年过节,或是在产妇做月子的时候才能吃到的一种美味佳肴。

让现在的一些所谓的营养师可能不屑一顾的是馓子的营养价值,可是就是在那样一些物质匮乏的年代,红糖水+荷包蛋+泡馓子,让产妇们产后虚弱的身子得到补给,恢复体能,有大饱的奶水喂养他们的儿女。

而如今,馓子已渐渐被许多琳琅满目的食品所代替,虽然偶然也会看到有卖馓子的,但是吃起来总感觉不到原来的味道,或是油质不纯,吃到嘴里会有些舌尖发麻,或是工艺不精,吃起来僵硬无味。渐渐地,馓子就走出来视野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来到陶楼镇高塘社区,顿时被满街飘散的一种久违的香味所诱惑,仔细一看,原来是炸馓子的!

沿街边的棚子下,一家一户的,一炉一锅一盆,一人盘面,做坯,一人烹炸馓子。浓浓的菜籽油倒入锅内,烧开,把面坯放下去,洁白的面坯在金黄的菜油中,炸得金黄。捞出来控油,一把馓子就炸好了。

——三代相传走到今

叶正刚家是高塘集炸馓子历史最为久远的一家。“我所记得的是我爷爷就开始炸馓子,接着是我父亲,现在又到我这。炸馓子的手艺在我们家已经传了三代人,200多年了。”今年55岁的叶正刚说,他的爷爷叶守贤和父亲叶道国都是当地炸馓子的好手。他们家炸出来的馓子,形状美,颜色亮,口感又酥又脆又香。到了他这代,他和妻子彭家敏两个人在家主要以油炸食品为主业。早晨做早点,炸油条、年糕、糖糕,下午才炸馓子。平均每天要用100多斤面粉,当天做当天卖完。“我们这是手工活,慢,每天也只能炸上百十来斤馓子。”叶正刚说,他家的馓子卖到北京、南京、上海、秦皇岛等全国各地,“只要有高塘人的地方,就会有我家的馓子。他们放假回来带一点,平时想吃了,就让我给他们快递过去。”

“我们高塘的馓子都是卖给本地人吃的,用油很讲究。这里家家都种油菜,菜籽收得多,菜籽油便宜,我们就用农户自家压榨的菜籽油来炸馓子,所以炸出来的馓子,颜色好,口味正。除了在馓子里加点芝麻、盐,我们家的馓子不添加任何调味品。都是地地道道的货真假实的。”叶正刚说。“炸馓子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第一是油质好,要用好油,第二就是看火候的把握。就是功夫。”

——走南闯北的夫妻档

今年60岁的孙全武和妻子沈模群,也是炸了20多年馓子的老手艺人了。“我们年轻时在外地炸馓子,后来年岁大了,就回到合肥北城来炸馓子,现在家乡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,我们就回到高塘上来,重新开张,炸馓子给家门口的人吃。”

许是地方走的多了,也领略了不同的口味吧,孙全武家除了炸馓子,还有能吃到一点甜味的小麻花,香脆可口,是一款上好的茶点。

67岁的彭家和和老伴陶有珍家也炸了十几年的馓子了,都是年近古稀的人了,依然身体硬朗,精神矍铄,门前支起的木炭火炉,也像他们老两口的日子一样,红红火火,亮亮堂堂,炸出了金黄香脆的生活来。

——80后的婆媳档

1987年出生的朱焕炜自己也说不清怎么加入到炸馓子的队伍中来了。这个年纪正是个吃货,满脑子都是生活的鲜香,没有不想吃的,也没有吃不下的。除了苦。可是五味杂陈的生活,就没有单挑的,兴许遍尝遍挨,盛得住,受得起才是一个创业者的底色。朱焕炜为了孩子不沦为留守儿童,她放弃了城市稳定的高收入的工作,毅然回到高塘带孩子、陪父母。

不知道是看准了商机,还是好奇心。三个月前,她去跟舅舅学会了炸馓子。“我舅舅炸了一辈子馓子,我用了两个上午的时间,就基本上掌握了炸馓子的流程,然后回来慢慢摸索。醒面的时间、油炸的时间,面坯的大小,慢慢领会。直到我能炸出成型的馓子来。”朱焕炜自豪地说。

朱焕炜的馓子,比其他几家的馓子看起来,个子小,单薄些,味道淡一些,没有什么盐味。但依然很香脆。“我是根据我的口味来调盐味的。我的盐口小,不太爱吃咸。所以味道略微淡一些。”

这也许是时代的特点吧。

高塘馓子,代代相传,远远流长。一方水土,育一方人。愿高塘馓子重新开启一道美食之门,让更多人的能够品尝到这高塘馓子这一方特产。(杨慧 万婉 孔祥玉 沈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