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二舅妈的年夜饭

2019-01-14 18:32:49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表弟外出打工好几年,一直让二舅、二舅妈放心不下,不是怕他吃不了外边的苦,就是怕他不知道冷了热了的,还担心他不会与别人相处。而当隔壁望成家的儿子小贺秋天带回来一个柔媚可人的新媳妇时,二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一张没有笑容的脸就像那集市上买回来的老核桃。

腊月二十六这一天,表弟来电话说是回家过年,还不是一个人,这可让二舅、二舅妈乐呵坏了,忙着给几个外甥(女)、侄女儿打招呼,要姐弟几个今年都到他们那儿去过年,好好的聚一聚。也是从那一天起,二舅妈就开始为这顿年夜饭忙活起来了。

年三十的早晨,二舅妈起的比往常还要早,简单吃罢早饭,二舅妈的身影就陷进了厨房里,半晌都没有出来。二舅在村子里转悠了一圈,回到家里等着中午的这顿饭呢,等得不耐烦了抽身走进厨房,这不看不要紧,可把他的眼睛给看直喽!“什么时候筹备的这些东西啊,平时我还真小瞧了你呢!”二舅嘴里说着,一双眼睛在这厨房里扫视着。在那长长的案板上,一溜沿摆放的是咸菜,在那个大盆子里放的是咸肉、咸鹅、咸鸭;旁边的盆里盛满了猪耳朵皮、鸡鸭肫、猪蹄子、卤好的牛肉;几个塑料匾里都是新鲜的蔬菜,有芫荽、芹菜、菠菜,有马铃薯、莴笋、山药,还有剥了皮的荸荠、洗干净的葱蒜姜;再看那一个个小瓷碗,里面是各种佐料,花椒、大料、卤料等等,应有尽有。在那灶台之上,两只砂锅正“咕嘟嘟”地冒着热气,原来是炖了老母鸡和猪蹄膀子呢!看着看着,二舅只觉得自己的一双眼睛也被看花了。二舅妈可没理他的茬,自顾自地做着她的事。二舅觉着没趣,随手拿起一块肉骨头边啃着边走出厨房。

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,表弟和他未来的新娘终于赶回家来了,二舅妈闻声走出厨房,还没来得及洗的一双手不自觉地在围裙上摩挲着,两只眼睛闪烁着激动的光亮。紧接着,外甥、外甥女以及侄女儿,一家家的人全都如约而至,一番嘘寒问暖之后,二舅妈又回到她的厨房忙活去了,不过此时多了几个帮手:外甥女、小侄女和那个未过门的儿媳妇。

“噼里啪啦……”表弟带着几个侄儿侄女在村口处把那两挂红爆竹点响了,二舅妈的菜肴同时也开始往桌子上面摆。先是那黄瓜、海蜇皮、咸鸭蛋、荸荠这几个凉菜东西南北各摆一方,又有那咸猪蹄、猪耳朵皮、鸡鸭肫、香肠、卤牛肉穿插其间,再把咸鹅、腊肉、大豆煮咸鸭放上去,已经是摞成第二层了。厨房里,二舅妈还没有停下来,一会儿的功夫又端出白菜炕豆腐、芹菜肉丝、韭菜炒千张等好几个炒菜来,这还不算,一转眼她又变戏法似地端出一条红烧鲤鱼,那鱼的嘴巴微微地张着,好像活着的一般,几个小孩子禁不住齐声惊呼起来:“神啦神啦!年年有余(鱼)啊!”

二舅妈的绝活还在这后头呢!随着一阵榨油和爆炒的声音过后,表弟端上满满一瓷碗圆滚滚、黄亮亮的东西来,哦,是炒元宵啊,这可是孩子们的最爱,这又一次引来他们的阵阵惊呼声!年夜饭的重头戏是那碗煎饼圆子的出场,这一次是二舅妈亲自用双手捧上桌子的,一只硕大的青花瓷大碗盛着一个个圆溜溜、亮晶晶的圆子,桌子上的气氛更加浓烈了。

屋外,烟花声、鞭炮声此起彼伏;屋子里,年夜饭的热度似那盆鸡汤里的热气,滚滚地升腾着。二舅抽出一支烟点着,慢吞吞地吸着瞅着,当他的眼神落在儿子他们小两口的脸上时,那紧皱着的眉头笑成了一朵花。作者    夏迎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