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刘嫂的腊八节

2019-01-14 18:33:29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又是一年腊八节,是农历的“双日子”,也是喜庆的日子。这不,很多人家就把娶媳妇、嫁女儿的喜事放在了这一天,所以,天刚一放亮,四周的鞭炮声就接连不断。

与平日里一样,刘嫂一大清早就起床了,她今天的事儿还真多,村东头的刘玉家新添了儿子,约好跟大嫂一起去添个礼;刘三叔家今天娶媳妇,在镇子上的饭店里摆了酒席,中午要去庆贺庆贺;家里的老母猪新下了十一头小猪崽,还得请尹兽医来给打一下预防针。刘嫂在心里头琢磨着要做的一件件事,手里头也没有闲着,眼前要做的一桩事情可就是早晨的这顿饭了,“今天是腊月腊八,煮腊八粥可是省不掉的。好在孩子们今天放假,时间上还来得及。”于是随手拿起米袋子上的那只葫芦瓢,抓进去豇豆、绿豆、花生、大枣、糯米什么的,仅只一转眼的功夫就把做腊八粥的材料备齐了。

刘嫂提起水桶来到院子里,猛一抬头不觉一愣,只见天地之间白蒙蒙一片,房顶的瓦片也是白蒙蒙的,似乎还挂着一滴滴的水珠,“怎么下了这么大的雾啊,刘三叔家迎亲的车子不知道走了没有?路上好走吗?”一边走一边想来到了井台边,掀开井盖,一股暖气从井里缓缓升起,那暖乎乎、湿漉漉的感觉让刘嫂很是滋润。把水提回灶房,先在大灶锅里倒满水,再把煮腊八粥的杂粮淘洗干净倒入旁边的那口小锅里,刘嫂开始做早饭了。刘嫂做的早饭很多,大锅里头煮了一锅山芋,山芋的中间蒸着一小盆大米饭、几个熟菜,溜沿还贴了几张薄饼,在小锅里头煮着的就是那五谷杂粮放在一起的“腊八粥”。刘嫂在灶底下左一把、右一把地填着柴火,一会儿工夫两只锅就冒起了浓浓的热气,灶房里一下子暖和了许多,映得刘嫂的身上也暖暖和和的。

要说刘嫂家的这两口柴火灶,那可也算是村子里的“老古董”了,自从那些罐装的液化气瓶走进乡村农家之后,以前遍及家家户户的土柴灶一个个地被“清理”出门户,淡出人们的视线,能够留下来的少之又少,而刘嫂家的这两口土锅之所以能够保存至今,有它一定的缘由。一是为了九十多岁的婆婆,她一辈子吃惯了用柴火灶烹煮出来的饭食,对于那些用液化气“精雕细琢”出来的总也吃不惯、吃不来;二是为了家里养着的那十几头猪,那可是两个孩子的学费、生活费,就这每天两大锅子的猪食,用什么样的液化气灶才能煮的来呢?三是舍不得田地里收割下来的那些草草棒棒,那是她一把把泥土、一身身汗水的收获啊!况且,用这些柴火烘烧出来的饭菜就是特别的香,婆婆爱吃、孩子们爱吃,来家里做客的客人们更是爱吃的不得了。所以刘嫂的做饭手艺在村子里也是数得着的,想来,除了因为在饭菜材料上的讲究之外,这土柴灶的功劳也是不可埋没的呀。

堂屋里的时钟敲响起来,也把两个孩子从梦中敲醒。招呼婆婆、孩子来吃饭,刘嫂自己胡乱地扒拉了几口饭,就又忙活开了:把大锅里煮熟的山芋捞进水桶、和上麦麸,拎到猪槽那里去喂猪;打开鸡圈让鸡们出去放放风,把鸡蛋捡拾起来放进蛋篓里;再盛上一小碗米饭倒上一些菜汤拌一拌,这就是那只小黑狗的早饭了。忙完了这些,刘嫂走回里屋,从衣柜里取出自己舍不得穿的那件紫底黑花的羽绒袄,对着镜子左看看、右瞧瞧,:“还别说,孩子他爸还挺有眼光的呢,穿在身上还真是好看,出去这几年把他的眼光也提高了。大嫂看见又该起嫉妒了,她总埋怨大哥心粗,从不知道给她买东西。”

当浓雾渐渐散去、太阳一点点从云层里钻出来的时候,刘嫂出了家门向村东头走去:“先跟大嫂一起去刘玉家,再到集镇上去约一下尹兽医,然后再去饭店……,唉,这个腊八节过得这么紧张,要是孩子他爸在家就好了,哪里要我操这些心?快过年了,他也快回来了吧,到那时……”想到这里,刘嫂不由地抬眼向东南方向张望,她仿佛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背着行囊急匆匆地向家里走来。

作者    夏迎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