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湖水刺骨寒,义举暖人心

2019-03-15 15:39:12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2018年12月7日,节气:大雪;长丰县水湖镇,最高气温:5℃,最低气温:-1℃,东北风2级。

县城水湖公园的湖面上,结着薄薄的冰......

今年16岁的周琦,是合肥长丰轨道交通学校18级05班的一名中职生,和一位在水家湖火车站候车的外地同学约好,下午3点火车发车前,在公园碰个面聊聊天。中午12点多,吃过午饭,周琦和父母打个招呼,就步行去了公园。

历险跳水勇救人

周琦先是在公园中间的一处假山上待了一会,然后拾阶而下,边走边看手机,“我也是无意中看到有个人,站在一棵靠湖边的柳树下,离自己大概几十米远。”

并没过分在意的周琦又继续玩起了手机,当再次抬头时,岸边人已不见踪影。“当时我也很诧异。”

紧接着,一阵“救命啊!救命啊……”的呼救声和扑通水的声音,“让我心里一紧,迅速跑了过去。”

事不宜迟,紧急时刻周琦未加思考,纵身跳向离岸有3米多远的落水者。湖水齐肩深,一个大冷颤让他顿时感到冰冷刺骨,“我一手拉住那个小孩,一边把他往岸边推。”经过奋力施救,小孩才被推举上岸。

湖岸边是垂直的水泥护堤,浑身湿透、冻得僵硬的周琦试了几次都没爬上去,已经精疲力尽的他俯在岸边,下身依然浸在水里。这时,看着小孩连冻带吓,脸也白了,嘴唇也发紫,“我就急忙叫他回家。”

过了几分钟,周琦才艰难的爬上了岸。冻得牙齿打颤,浑身刺痛的他,本想拿出手机打电话叫父母来接,但这时才发现手机已经进水损坏。“当时没来得及想,衣服没有脱,手机也没有掏”,不会游泳的周琦事后告诉记者。

他只能双手抱肩,颤抖着身体,沿着公园石板路向长合路房产局方向挪步行走。直到几名附近干活的工人,看到全身湿透的周琦,询问原因后立即帮忙拨通其母段爱侠的电话。

父母又欣慰又后怕

“接到电话我吓了一身冷汗。”段爱侠说,接到电话后,她立即骑电瓶车赶到广场。看到面前冻得瑟瑟发抖、几乎不能站立的儿子,“问他话,也不回答,只顾摇头”,母亲惊恐万分。

“当时接到爱人电话,我和儿子的小姑一起抱着被子就跑了过去。”当时正在翰林苑小区北门牛肉拉面店忙活的父亲周从德说,见到儿子的样子,一脸惊讶,满是心疼。回到店里的时间大约在一点半,还有几个人在吃饭。食客胡雅倩说:“当时小伙子回到店里,冻的手脚都伸不直,还烤了一会火取暖。”

“这个傻孩跳到杨大塘里救个小孩,把人家小孩救上来,让人家赶紧回家,可自己却冻的走不了路,然后好心人给我打电话,心疼死了。”当天下午5点多钟,周琦母亲用父亲周从德的微信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,儿子救人的事,让她感到后怕的同时,万分庆幸的是两个孩子都没出事,所以心里还是很欣慰。段爱侠说,由于过度受冻加上喝了脏水,“他胃一直不舒服,中药调理了一个月才渐渐好转。”

遗憾的是,由于事发现场没有其他人,周琦上岸后孩子已经走了。“小孩身高能达到我胸口处。”事后回忆,周琦比方着说,应该有10岁左右。“当时我也有些发懵,也没仔细询问情况。希望孩子能一切平安。”

记者再次来到周琦家时,距离事发已有三个月,“虽然被救者和家长都没有出现,我们也都猜测估计是个留守儿童,回家也不敢讲,否则家长知道的话不会不出来的,我们不求任何回报,孩子平安就是万幸。”

义举源于好家风

周从德和段爱侠夫妻都是水湖镇大周村居民,当地村干部得知此事,第一时间去店里看望了全家人。“他们一家人老实本分,在村里口碑挺好的。”村干部陆宗云坦言,父亲周从德和孩子爷爷几年前得了脑血栓,从来都没到村里要求过什么帮助。去年同村有个单身汉,得了癌症晚期,也是夫妻俩帮忙照顾,直至去世。“这两年虽然老周家搬到县城做个小生意,照顾孩子上学,但凡是村里有个大事小情,他们都会积极参与,来往乡邻。”陆宗云表示,将会把周琦的事迹在全村宣传,展放宣传栏,传承发扬。

今年16岁的周琦,是合肥长丰轨道交通学校18级05班的一名中职生,是个身高有一米七几的大男孩。班长李轲轲说,周琦在班里,与同学相处融洽,谦虚礼让,“很热情,经常主动帮助他人。”

“周琦是校学生会生活部干部,也是班级干部,学习认真,他曾经捡到钱包主动上交。”班主任王从平表示,同学间发生矛盾,他会帮忙协调;周琦家住水湖镇,街道熟,每次同学有个头疼脑热或买个东西他都会主动提供帮助。

周琦说,“跳水救人”这件事,身边很多人都对他表示理解和支持,这让他觉得“很温暖”,“也有人说我太傻了,不知道喊人或报警。当时救人紧急,根本来不及想。”他表示,今后会通过努力,继续传播更多正能量。

“周琦同学见义勇为的高尚品行,让全校师生感到骄傲。”轨道交通学校有关负责人表示,学校通过各种形式号召大家积极向典型学习。  (何声强 杜刚 张善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