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吃山芋小记

2019-03-21 08:32:54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每天清晨,我在店里打扫卫生的时候,总有个卖山芋的大姐骑着三轮车载着烤山芋走过,车子远去,却留下浓浓的山芋香味,久久挥散不去。这香味是我终身难忘的味儿,它将我牵回吃山芋也觉得是件幸福事儿的年少时光……

年少时,家里很少有零食,我们所谓“零食”多半是春天田野里的茅线儿(茅草的花骨朵儿)、茅草钻儿(茅草的根)、野蔷薇苔、赤盘果(覆盘子);夏天家里的青瓜梨枣,秋天里的瓜子、花生、白芋;冬天里的爆米花……

山芋我们家叫白芋或芋头。每年待到秋天白芋收回家,早上最爱吃的便是白芋稀饭。奶奶总会挑些细条条、个头不大、长的匀称的白芋放在稀饭里煮,下面架着柴火煮几滚,打开锅,热气腾腾,香气扑鼻,用勺子一搅,白芋就化在稀饭里,二者融为一体,那稀饭喝起来特别甜。要是等到入冬白芋收浆了,那就更甜啦!

生白芋便是我们加餐的“水果”。午饭后去上学我们也不忘揣一个,边走边吃,生白芋把皮啃掉,肉吃起来又脆嫩又香甜。下午放学回来,会有奶奶烤的香喷喷的白芋在等着我们呢。奶奶经常下午用大锅烀猪食,这时,她总是习惯性在灶膛里烧几个山芋,待我们放学归来吃。我们回到家,便急不可耐地从带着火星的灰堆里把烧白芋刨出来,拿在手里也不怕烫,一个个软软的烧白芋一掰开,热气带着香气便钻进馋猫们的鼻孔,一阵狼吞虎咽,蹭了一脸青灰都不知道!

最惬意的便是冬日的周末了,睡个懒觉,一觉起来端着一大碗山芋稀饭,和大人们一起,或倚墙站着,或蹲在树桩上,或坐在矮板凳上……就着可口的咸菜,一边吃饭,一边晒太阳,一边聊天,那种场景,那种感觉,那种味道,如今再也无处寻……

有时候芋头收的多,奶奶和妈妈就会把芋头切片、晒干,晒成白芋干,这样可以吃很长时间都不会坏。白芋干,很有嚼劲,放嘴里是越嚼越甜。白芋除了晒干,还可以晒制淀粉。我记得那时候没有现成的擦丝神器,都是自家用铁皮钉出密密麻麻的孔固定在厚木板上自制成刨刀,用力将白芋在刨刀上面来回擦成细丝或碎末,放在水里使劲洗,把淀粉洗出来,洗好用纱布过滤掉渣子,剩余的水放那沉淀,白芋粉就澄(deng第四声)底了,再捞出晒干,就成了干淀粉。白芋粉最妙的用法就是过年做虾米汤(老家辣胡汤的叫法)。虾米汤是大年三十中午必吃的美食。吃了虾米汤,贴上门对子,就没有人来要账啦!虾米汤做法如下,在一锅鲜汤里面放入切碎了的熟肉丁、豆腐丁,一同煮开,放入调好的水淀粉勾芡,要稠,待煮到浓稠时一圈圈倒入打散的鸡蛋液,最后撒上小葱花,焖一小会,就能出锅啦。白芋粉做的虾米汤汤浓不易稀散,味香又带着甘甜,再加上高汤与肉蛋、豆腐等食材的味道,真是鲜美无比。我们每个人能喝上三四碗。奶奶老了牙齿不好,这是奶奶最爱吃的食物,但每次做好,她都要给我们盛好,再盛自己的。奶奶走了,妈妈也是这样。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,我仿佛又闻到了年三十弥散在整个锅间的白芋粉虾米汤的香气!

如今,生活条件好了,超市里零食、水果琳琅满目,土里土气的山芋,孩子们很少问津了。山芋也被做成了各种各样的小零食,新鲜山芋一年四季也都有卖,偶尔我也会买来吃,但想起小时候吃山芋的情景,嘴角还是忍不住会上扬,还是会觉得很幸福!因为,这种幸福是艰苦生活中冬日暖阳般的温馨,是和睦家庭里长辈春风般的慈爱,是纯真年少时简单却富足的食粮,哺育着我的一颗从平凡而简单的生活中体味幸福的心灵。而生活往往就是这样,越是简单,可能就越觉得幸福……(张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