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我的家乡——涂郢

2019-05-14 09:38:16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新闻网站

我一直想用文字来表述涂郢,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涂郢人。

涂郢是乡名,也就是我的籍贯,在吴山以北,有我挥之不去的记忆。

我儿时生活在涂郢,涂郢街为中,西有薛大塘小二型水库,东有魏老河水库,南有军张堰,尤其在涂郢与临县北接壤地方,有瓦东干渠,是淠河灌区较大的一条干渠。因为有了这条河,清清的河水犹如东来的紫气,把幸福带给了涂郢人。中国的水系都是从西向东流,涂郢的水怎么是向西流呢?因为涂郢地处江淮分水岭北侧,特殊的地貌形成了特殊的水系。西流水,这是涂郢的一张特殊的名片。你再看那透明的河水,跳荡着清波缓缓流来,水中游鱼可数。最惬意的是脱去鞋袜,卷起裤脚,沿着石阶下到水里,让缓缓流动的清水按摩着你的皮肤,那享受真是难以描述。涂郢的人们,无论男女老少,总爱到河边去,洗衣洗菜,一边洗涤,一边欣赏着美景。夏天看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秋天看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。生活在涂郢的人们,尽情地享受着这里的美景,他们不用买画,门外就是一幅山水画;他们也不用养鸟,打开窗户便可以听到鸟的歌声。  

涂郢取名的由来无从考证,据野史料载,涂,旧指涂山,中文姓氏。源于涂山氏,出自夏朝大禹之妻涂山氏,可以追溯到大禹时期淮河流域的涂山氏国。史籍《姓氏族谱笺释》、《风俗通》中也说到,夏王朝时期有复姓涂山氏,其族人后省文去山字,称涂氏。

在涂郢这个地方,邓、郑、魏姓是大家族,也涌现了不少历史名人。这其中包括郑锐、郑象钥、胡宏让等人。说到老郑锐,大家应该不陌生。他 1922 年出生于吴山镇涂郢,是我党早期的革命者,新中国初期合肥市和安徽省的重要领导者,为安徽的革命事业和建设事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。1901 出生于涂郢的郑象钥则也是一位著名的学者,曾获林肯大学哲学博士学位,用英文写成多本专著。抗日战争胜利,他毅然回到祖国,受聘于安徽大学,这当中他支持进步学生活动,曾掩护地下工作者曹云鹤等多人免遭于难。解放后,他先后任教于安徽大学、合肥师范学院等,编著的《西洋文学》(上下册)成为国内各大学通用教材。而出生于 1907 的胡宏让则是一位革命烈士,曾任红三十三军营长,在 23 岁时赴六安参加起义不幸被捕遇害。  

家乡不仅有丰耀的历史,家乡人更是淳朴善良,每逢红白喜事就会聚集在一起,居住不远的亲戚朋友帮帮忙,唠唠家常,吹吹牛,谁家儿子在外面做什么工作了,那家儿子又当官发财了,谁家女儿嫁了个好男人,总是聊聊别人家的那些事情,不过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吵闹个不停不休也不在少数,本来就不大点地方,那嗓子吆喝起来,比谢大脚那声音都有穿透力,很远的地方都能够听见,不过现在好多了,少了很多争红脖子脸粗的事情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,只有乡音依旧在,涂郢人不会忘记曾经的荣耀。

不管怎样,我居住在不远的他乡,对家乡一直带有某种虔诚、敬畏和感恩。如今涂郢的面貌变美了,涂郢人的腰包变鼓了,涂郢人的心态也更美了。给涂郢带来巨大变化的是近来美丽乡村的建设。由于美丽乡村的建设,给涂郢的经济插上了翅膀。现在的涂郢,街道变得靓丽了,马路变得宽敞了、干净了。白墙灰瓦,空气清新,买卖市场,一派繁荣。

尽管家乡很多人会走向四面八方,我坚信自己仍然是种植在涂郢土地中的情人。在飘着乡音的涂郢,心会陪伴着它,因为我最知道它的历史沧桑、过去的贫穷、耿直的情操、不屈的气节、史载的光荣和新时代的梦想。(邓晓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