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> 详情

井拔凉

2019-08-13 11:12:15      来源:  长丰报数字报

·马从春·

井拔凉,意为刚从水井里打出来冰凉的水。按字面看,井拔凉,从水井里拔出的一股清凉,这个颇具乡土味的名字,炎炎夏日,诗意而令人神往。在故乡村庄的夏天,一瓢清冽冰凉的井拔凉,唤醒我多少儿时的记忆。

能打出井拔凉的水井有两种。第一种是那种老式的土井,在中华文明史上,这种井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。《易·井》曰:“改邑不改井。”孔颖达老先生解释道:“古者穿地取水,以瓶引汲,谓之为井。”井是个象形字,在地面凿个口子取地下水,四周围起保护。这种古老的水井,在上个世纪中叶的乡村还随处可见。第二种是压井,井口不再裸露于地面,上面有个压井头,人工压水,利用大气压强原理取水。后来出现改进型,采用电动水泵替代人力,在没有通上自来水之前,一直为乡民日常生活所用。

儿时的乡村之夏,井拔凉是人们最好的解暑饮料。烈日当头,干活的农人从地里回来,嗓子渴得冒烟,赶忙拿出葫芦瓢,取来清澈甘冽的井拔凉,一阵畅快地狂饮之后,汩汩清凉顿时袭遍全身。孩子们光着屁股,玩累了,找个压井解渴,大家你一口我一口,边喝边玩,高兴极了。旧时在乡间行走,是不需要买水喝的。盛夏之时,赶路的旅人,做生意的小贩,只要你渴了,有人家处即有水井,一碗清爽的井拔凉,喝得过瘾,喝得痛快,喝出悠悠的乡情。

乡村夏日,利用井拔凉洗澡是必须的。乡间的汉子,长年累月地劳作,黝黑的皮肤火红的脸膛,身体壮实得像头牛。无论是白天干活后还是晚上睡前,打上一桶井拔凉,一个木瓢边舀边冲,清爽宜人,好不痛快,而且绝无受凉感冒之虞。热浪滚滚的三伏天到了,鸟儿躲在树荫里不敢出来,知了在枝头上拼命呐喊,地面晒得烫脚。没有空调,也没有电扇,取来井拔凉,倒入半人高的大木桶里,人跳入其中,蹲下,沐浴其中,世界便满目清凉,畅快无比。

井拔凉还有冰箱的冷藏效果。由于是深埋地下不见阳光的地下水,井拔凉的温度几乎常年恒温,比夏季的地面温度要低上很多。点煤油灯的小农经济时代,每逢夏日,树上的梨桃,地里的瓜果,都可以放在井拔凉中,吃起来凉爽异常。有客人到来,吃饭前先把装啤酒的瓶子浸在井拔凉里,能起到冰镇的功效。少时家贫,晚上的剩饭剩菜,父亲舍不得扔掉,放入一个大竹篮子里,用绳子拴着,缓缓吊入好几米深的土水井里,悬挂在井口的水面上,能防止饭菜腐败变味,过了夜还能继续食用。

时代的列车呼啸向前,电力文明抵达,信息时代随即来临,生活条件越来越好,村里家家户户也和城里一样,用上了各式各样的家电,通上了网络,干净卫生的自来水,代替了地下井水。曾经在乡村生活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的井拔凉,以及井拔凉里的夏天美好时光,仿佛往事里的汩汩清泉,永远是那么鲜活,潺潺地流淌在我孩提时代的记忆中。